諸神的黃昏【Ⅱ】 戰亂x洛基x尚仲尊

雲‧云伊目光送走夏淵芙之後,閉上雙眼坐回椅子上。

他正在等一位客人。
「雲大人,徐莫憶大人已經到了。」一個士兵進來通報之後退了下去。

不久,一名灰黑色短髮看似冷靜自恃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朝雲敬了禮。

「云伊小姐,您找我。」徐莫憶不是用問句,而是用肯定句。

「嗯,你的小女兒剛出世吧。我想見見你的女兒們。」雲張開雙眼。

「那麼、」徐莫憶雙眼的深處閃動了一下。

「我見你的女兒,並不是因為奧蘭尼。」雲看著徐莫憶。

「……這樣啊。好,我立刻讓他們來見您。」徐莫憶的想法,雲看得出來。只是這次並不是因為奧蘭尼,所以選擇要幫他。

奧蘭尼是處於中間世界的國家之一,這個國家一直是女王當政,血統是天界-思嘉利亞的神族。

目前這個時間,奧蘭尼王國因為被黑之國攻陷,女王-橘‧奧蘭尼雖然努力嘗試反擊,但是最後還是慘遭攻陷國狹持,被關進塔中。

「至於那個國家,黑之國的事情……」雲站了起來,「等時候到了我會去解決。」

「這樣會來不及啊!你沒見到斯洛維王國也被黑之國給毀了嗎?」徐莫憶不禁失態的提高了音量。

「我都知道,我不是不救。」雲看見徐莫憶的心理只想著一個人,就是被狹持的女王。

斯洛維皇國不久前才被現在正在奧蘭尼王國中戰爭的黑之國攻陷,女皇慘遭殺害,女皇的姊姊受了重傷。這些事情雲早就請夏淵芙注意,並且隨時回報,所以雲知道黑之國想佔領中間世界。

「……好吧,一切都照您的作法。『我們』會先想辦法阻止。」徐莫憶正視著雲,努力保持平靜。

過了一陣子徐莫憶離開了思嘉利亞的主殿-天宮‧羅海殿。

「主神繼承人-雲大人,你不是不救,是還沒有辦法出手嗎?」徐莫憶的聲音輕微到風吹過後隨之散掉,完全沒有人回應他。

雲又坐回椅子上,雲慢慢的思考之前從詩神-布萊奇得知的預言。

不久前因為黑之國的行為已經造成中間世界呈現愁雲慘霧,從小國開始不斷攻陷,目前的大國只剩下兩個左右。雲去詢問了詩神,詩神告訴雲時機未到之外,雲也還沒有能力能夠出手。

「現在又要擔心另外一件事……奧汀又是不管中間世界的事,他只管理神界事務而已。」雲不禁嘆了一口氣。

「什麼事需要你這麼煩心到愁眉苦臉的?」突然一個男性的聲音出現。

雲抬起頭看向直接進入自己辦公室淡金色頭髮長至肩的男人。

「你是……什麼人。」雲站了起來。

「洛基。」金髮男子露出深深的笑容。

✡✡✡
 
他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走動,腳上的高跟鞋像是普通的布鞋沒什麼兩樣的踏上高牆。

「竟然躲在這種地方。」夏淵芙看著前面矗立在廢墟旁邊的簡陋木屋。

夏淵芙突然感受到氣息抽出暗藏的匕首朝後方揮去……

「這麼美的女人怎麼會在廢墟這裡閒晃呢?」徒手抓住夏淵芙揮出匕首的手腕,因為戴著面具,男性嗓音變得有點沙啞。

「……你是尚仲尊嗎?」夏淵芙另外一隻手從後方揮出折扇,碰的一聲許多的武器從扇子飛出砸向那名男子,趁隙與他拉開了一些距離。

「不得不佩服,」武器全部落地完全沒有傷到對方,「你的身手。」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是夏淵芙深深知道對方的實力不只如此。

「唔。」夏淵芙把手放在腿上暗藏的試管上。

「你的右腿上有三個試管,分別是硫酸、王水還有火藥。」

「什麼!你……」夏淵芙瞪著對方。

「我就是尚仲尊,只是這不是我的真名。美女,我不想跟你打。你有什麼事嗎?」尚仲尊的語氣沒有任何起伏。

「……我是來『陪你』的。」夏淵芙恨恨的說。

「呵呵,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是想問我……想取走重生主神能力是要做什麼對吧。」尚仲尊看著夏淵芙。

「你、你怎麼-」夏淵芙心理想著難道對方有讀取心理的能力嗎?

「也可以這麼說吧?主神之一的弗雷,他的能力我已經得到了。」尚仲尊移動腳步走向小木屋。

「收成和天氣的能力?」夏淵芙咬牙把匕首直接丟向他。

突然天上的閃電打了下來,把匕首給電成焦。

「我說過,我不想跟美女打架。」尚仲尊瞬間到夏淵芙的身後反扣住夏淵芙的雙手。

「這怎麼可能!」夏淵芙不可置信的看著後方的人。

「我知道你的速度一流,所以我幫你減速了。你應該知道身體壓迫的重力大小會影響速度。」尚仲尊說,「回去告訴你那個愚蠢又天真的上司,我有一天要去殺他還有他的混蛋父親。就是在我取得十個神力的時候!」

✡✡✡

「洛基?你來這裡要做什麼。」一般人看見洛基的長相,都會被他迷住。但是雲並不是一般人,所以語氣也很興趣缺缺。

「這個嘛……如果我說我重生的時候有人鬼鬼祟祟的你會有興趣嗎?」洛基很直接的沒有經過同意就坐上賓客沙發。

雲的表情聽到洛基說有人鬼鬼祟祟的時候就變了。

「哈哈,果然有興趣。那可以陪我睡一晚嗎?同意就告訴你-哇、當我沒說。」洛基險些被雲的鐵拳給揍到,「你真嚴肅耶,開個玩笑也不行。我怎麼可能會真的去做這種事嘛。」

「你都這麼不正經啊。」雲無力的坐回椅子上。

「我正經就不是洛基了嘛。對了,我好缺妹妹,你當我乾妹妹好不好?」洛基笑的超開心,雲只覺得頭疼。

「誰要當你乾妹……你去外面找。」雲不想理會他,反而想處理一下事務。

「我竟然被拒絕了,這真是破我的第一次紀錄耶。」洛基看到雲不理會自己,「好啦,我說正事。我剛剛說有個人鬼鬼祟祟,他好像要對我做什麼事,只是他動作不夠快,被重生的我轟了出去。」

「轟出去?你嗎?」雲瞇細雙眼。

「對啦,相信我嘛。」洛基說到一半突然被打斷。

「洛基。你回來了,也不先找我嗎?」來者是奧汀。

「啊,是奧汀啊。早安。」洛基邪魅的笑了下,立刻被奧汀捉起來拖出去。

「我說……不要在我的宮殿打架好嗎?」雲跟了出去。

「不會的,我只想跟他敘敘舊。」奧汀冰冷的聲音一點也不像是純粹要敘舊。

「等、等一下啦!有人想要奪取我們主神的力量,先解決這件事,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洛基的衣領被奧汀拖在地上走,說話的氣度立刻削減了好幾成。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件事嗎?夏淵芙有跟我說。」奧汀放開了手,洛基順勢摔到地上。

「嗯?夏淵芙怎麼會跟你說這個事情。」雲詫異的停下腳步。

「很簡單,夏淵芙被那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控制了一下心神,跑來跟我嗆聲。」奧汀異常冷靜的說完整件事情經過。

「什麼?他已經奪走了弗雷的能力了嗎!」洛基跳起來。

「那……夏淵芙他在哪?」雲從腦中整理了狀況之後,問起夏淵芙的去向。

「嗯,這個……他衝了出去,不知道跑去哪了。」奧汀知道他跑去哪,但是不想干涉。

「奧汀,你還是一樣!超沒人性的!啊啊啊!」洛基說完立刻被奧汀揍了一下。

「我想……他應該自閉去了。那我先去找他。」雲有種不好的預感。

「現在很危險,洛基你陪著雲去。」奧汀說完轉身離開。

「危險?什麼意思。」雲想問的時候奧汀已經消失蹤影。

「總之,就是很危險就是了。」洛基抓了抓頭。
✡✡✡

『奧汀你準備重生後再死一次吧!哈哈哈!我知道你愛那個女人!我會讓他死在你的面前!』夏淵芙在英靈殿吼叫著。

『不!!!!』夏淵芙清醒之後,不顧奧汀剛剛對控制自己的尚仲尊做了什麼,還是跑了出去。

奧汀聽完尚仲尊透過夏淵芙的身體叫囂,直接伸出帶著強烈光芒的手往夏淵芙的頭砸上去,光線消失之後恢復意識的夏淵芙立刻轉身跑走。

「我竟然……被尚仲尊這樣子控制,還讓那個混蛋看到我一身女性裝扮……」下淵芙人在一座湖邊歇斯底里,地上落滿了武器四周全部都是被這些武器毀滅殆盡的樹木。

夏淵芙失手把四周破壞殆盡,有股衝動想直接跳進湖裡的時候被一個女人阻止。

「等一下,這位姊姊你別衝動。」淡黃色頭髮的女人拉住夏淵芙,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就是神殿中的聖職者。

「……你是誰?不要管我。你去你的聖殿祈禱我沒事就好了。」夏淵芙揮開對方的手。

「我是羽‧月霪,是月璃殿的神官。我剛剛看你就要跳進去了,不趕緊拉住你怎麼行。」羽看了看對方。

月璃殿位於思嘉利亞的東方,北方為主神的正殿-羅海殿,東方與北方也是居住在天界的神族們主要活動的地方。南方為神獸族群居住的地方,西方雖為荒涼之地,卻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在那邊生長與生活著。

「羽?你回去吧。哥、不是,姊姊我很忙。」夏淵芙不想應付他,只想他快點離開。

「很忙嗎?」羽看了看四周毀壞的樹木,還有的上的各種武器。

夏淵芙看了他,這時有另外一個女孩跑了過來。

「姊姊,你到這裡來要做什麼?」長相跟羽很像,看起來就是他的妹妹。

「沒什麼事啦,我看這位小姐要跳下去湖裡趕緊來阻止而已。」羽對著跑來的女孩說。

「我是夏淵芙。記住了。」夏淵芙揮了扇子地上的武器全部收回到扇子中,轉身離開。

「夏淵芙?我是晴唷,晴‧月霪!」那女孩笑著。

夏淵芙心理也不知道有沒有留意這兩個人,就離開了湖邊。

✡✡✡

「姊姊,夏淵芙這個名字我在哪裡看過的樣子……」晴跟著羽走在返回月璃殿的途中。

「他好像是雲大人手下的主要幹部呢。」羽說完正前方不遠處走來兩個人。

「他們是誰?」晴問完,看到其中一個來人的樣貌整個呆滯了。

「美麗的兩位小姐,請問有看到一個身穿旗袍的人在這附近嗎?」洛基露出潔白的牙齒詢問。

「有啊,剛剛差點跳湖了。」羽的臉抽搐了一下。

「雲,看來就是他呢。」洛基對後面的雲說。

「是主神大人?」羽趕緊收斂了不敬的語氣。

「耶?是主神大人嗎?那、那個……大哥哥你是誰?」晴回過神。

「我是洛基。你好。」洛基摸了摸晴的頭,「想當哥哥的妹妹嗎?」

「好!」晴失神的回應。

「主神大人,您要找他嗎?……你好什麼好啊,小晴!」羽說到一半對晴指責了一下。

「那要當我妻子嗎?」洛基笑咪咪的問,立刻被雲打了一下。

「也可以呀!」晴的眼睛一直盯著洛基看。

「看來他是被洛基煞到了。」雲無言了一下。

「真是對不起,失禮了。您要找的人應該就在前面那座湖的附近。」羽趕緊把晴拉走。

「想我就來最大的那座後花園找我呀!」洛基對晴眨眨眼睛。

「夠了,洛基。你不要誘拐小女孩。」雲扶了額頭。

「反正我也缺個伴嘛。」洛基無所謂的聳肩。

「你永遠都缺伴吧!」雲斜眼看他。

洛基重生前的確有個巨人族的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因為己家家族的關係,把孩子留著離開了洛基,轉嫁給族內的一個巨人。所以洛基現在算是單身。

「你的孩子們呢?」雲突然想起來洛基似乎有三個孩子。

「他們啊……女兒海爾還在死亡之國,芬里爾還有彌德加特的行蹤我還不大確定,因為我才重生不久。」洛基伸手壓了壓額前的頭髮。

「那麼,你對諸神的黃昏呢?」雲只是想知道洛基的想法,而這麼問。

「……我還不想說。」洛基停下腳步,「夏淵芙他就在前面吧?你去找他,我在這就可以保護得到你了。」

「誰需要你保護啊。」雲拍了他的肩,往前走去找夏淵芙。

雲離開一定距離之後,洛基咬咬牙表情轉為傷悲。沒有人知道這時的洛基不想提起過去,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完全錯了。

諸神的黃昏(Ragnarök)是之前發生的一連串巨大劫難,造成主神們死亡的大戰,無數的自然浩劫。之後除了天界之外的所有世界沉沒在水底,不久前世界漸漸復甦起來,主神們也開始一個個的重生。只是尚仲尊就是正在利用這個時機,想要奪取主神們的力量,把神界、天界與中間世界併吞。

造成諸神的黃昏的人,洛基要負起很大的責任。他與兩個兒子站戰亂中殺死了許多主神,也和一些奮力抗爭的主神雙雙陣亡。當時的洛基雖然趁著奧汀戰敗的時機逃走,逃至虹橋的時候遇到了當時天界主神-雲的父親,當時的他已經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做出任何動作,雲的父親眼睜睜的看著洛基用僅存的一點點力量把虹橋給炸了並同歸於盡,留下在一邊冷眼看著的天界主神。
✡✡✡

「小雲!我沒有臉去見人了!所以請賜我一死吧。」夏淵芙臉色非常陰沈的對著走來的雲說。

「不可以。你怎麼可以現在就死了?」雲當然的拒絕他。

「我竟然咒罵你,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竟然保持穿著女裝,還給那沒人性的混蛋救了!!!!」夏淵芙不管四周有沒有人,不斷歇斯底里的大聲喊叫。

「……被救了不是很好嗎?不要太激動,芙。」雲努力的安撫,雖說對現在的夏淵芙來說根本沒什麼效果。

「我被誰救了都可以!就是不要被那個死沒人性的冷血動物混蛋救啊!!」夏淵芙整個人趴在地上似乎在痛哭。

雲跟洛基會合之後,把夏淵芙好不容易帶回他的與住家合併的實驗室,才讓他冷靜下來。不過夏淵芙對洛基這種長相與個性的男人是非常的敏感,所以洛基要距離他至少五公里才可以讓夏淵芙冷靜一些。

安撫完的雲表情疲憊,後來洛基就跟著雲回到了羅海殿內部。

「既然,這件事解決了,我就離開囉?你在這裡應該不會有危險吧!」洛基這麼說完逕自離開了羅海殿。

不過離開不久奧汀就來找雲,沒看見洛基的人影,立刻詢問洛基在哪。

「洛基人呢。我不是讓他好好的待在你旁邊嗎。」奧汀聲音有些微怒氣。

「剛剛離開而已,我不知道他要去哪裡。」雲回應完,見到奧汀怒氣沖沖的跑出去,似乎要去追洛基。

奧汀的速度自然快人一等,所以馬上就抓到了洛基,確認了一下羅海殿的安全之後,才把洛基拖回了英靈殿。

「我不是叫你跟在雲的身邊嗎。你怎麼離開了。」奧汀責問著洛基。

「因為雲回到羅海殿中了,應該沒問題了啊。」洛基說,「他們戒備蠻森嚴的,不比英靈殿差啊。」

「我叫你跟著就跟著,說那麼多做什麼。」奧汀沈默下來,似乎也沒有多加追究的意思。

洛基見狀改變了一下話題。

「奧汀,上次跟你嗆聲的傢伙是誰?這麼大膽。」洛基的口氣很不在乎。

「他沒有留下氣息讓我追到他,他只是把訊息打在那女人的頭腦內,讓他的身體主動來找我而已。」奧汀語調沒有起伏,似乎正在敘述跟自己無關的事情。

「……你這死老頭。你叫夏淵芙『那女人』他應該會想殺了你。」洛基瞇細了他那雙天生就很漂亮的雙眼。

那天夏淵芙在湖邊大吼大叫,他都有聽到。只是他沒有看透人心的能力,所以也不知道夏淵芙是什麼人,只知道對方好像很討厭、非常討厭奧汀。

「你懂什麼。他本來就是『那個女人』,」奧汀說,「跟男人很像的女人。」

「……」洛基搔搔臉頰,「那你剛剛的意思是你沒抓到兇手囉?」充滿揶揄的口氣。

「是又如何。」奧汀繼續手邊的工作。

「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啊。」洛基淡淡的說。

「你確定我『沒變』是嗎。」奧汀的語氣平穩到洛基有種壓迫感。

「……奧汀,那個兇手要我們的力量是打算做什麼……」洛基趕緊轉到正題。

「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奧汀的壓迫感是消失了,但是氣氛還是令人有種緊繃的感覺。

「至、至少他們也是我的朋友啊!」洛基雙手碰的壓上了桌子。

「你的朋友還可以殺了他們的朋友是嗎,當你的朋友真是幸運啊。」奧汀冷冷的說。

「奧汀,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洛基想解釋卻看到對方的神情有些古怪。

奧汀接下來沒有回應,雖然平常的他就很不常說話了,但是現在的氣氛是非常不對勁的寧靜。

「奧汀?」洛基看了看奧汀的臉,他還是沒有回應。

「……有不妙的感覺。」奧汀冷冷的說完站了起來。

「怎麼啦?」洛基皺眉。

「有人在小雲那邊。」奧汀走了出去。

「……奧汀!你剛剛叫他什麼啊?」洛基傻眼開口大叫,奧汀早就已經走了出去。
✡✡✡

雲撫了撫額頭,他現在人在羅海殿的書房。手上拿著一本跟字典一樣厚,書名為《十四主神概論》的書。

閱讀了一段時間之後,雲揉了揉太陽穴,把手上的書放置書桌上闔了起來。

「現在這時間應該要回去家裡看看父親的狀況了。」雲放下底在太陽穴的手。

正想離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臉上戴著面具的人從波璃窗直接撞得破碎,一個飛身闖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雲轉過身,伸出右手擋在面前,對來人保持警戒。

「我是誰並不重要,因為你就要死在這裡了!」他突然抽出了一把劍朝雲刺了過去。

「你真是狂妄!」雲擋下對方數劍之後,與他拉開了距離。

雲發現對方似乎都知道自己的出擊方式,正覺得疑惑的時候對方又持劍衝了過來。一個失神讓自己的行動被冰封住之外,還被對方的刀尖抵住了喉頭。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雲沉穩的瞪著對方臉上的面具。

「來殺你父親還有他的子嗣的尚仲尊。」面具下的男子面容笑了。


 
  ***
  END
  ***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