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黃昏【Ⅰ】 開始x重生x危機

 
「我可愛美麗又大方的小雲!妳竟然趁我不注意跑去跟『他』交涉!」一個看起來不像男人也不像女人的人在自家酒房大聲吼叫。

「……芙,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剛走進來就被責備,一臉錯愕的紫髮女人忙著對自己的『好友』解釋。

「不然是哪樣!妳變成壞孩子了!哥哥我好難過。」表情一點也不難過,還滿臉故意的表情。

紫髮女人沉默了幾秒,瞪著眼前這位『好友』。

紫髮女人是天界的新任主神-雲‧云伊,那位『好友』則是號稱無所不能的夏淵芙。外表看起裝扮成男人樣,其是是女人家。對外隱瞞女性身分,執行的任務是間諜的工作。唯一認可的上司就只有雲一個人。
雲認為對方只是想順道罵一下昨日見到面的『他』,所以才故意這樣掛羊頭賣狗肉。所以選擇沉默。雖然她都看得到對方心裡在想什麼……
昨日在天界與毀壞的阿斯嘉德交界處,雲與剛重生的神界主神-奧汀見面交涉。當時的她早已有心理準備這位好友會大發雷霆詛咒『他』。
況且自己從小到大就已經耳濡目染,從這位好友口中得知『奧汀』的種種負面之詞。應該說,她也已經習慣了。
雖然夏淵芙沒有常常跟奧汀見面,但是對於憎惡他的原因,夏淵芙總是說他不檢點、沒良心等等的理由。由雲本身來看,只覺得奧汀是受不了自己的老婆性格而離家出走,並沒有什麼不檢點的行為。沒良心……似乎是真的,卻又沒這回事。
「我不是就跟妳說過不要跟那個混蛋見面嗎?」夏淵芙一激動將玻璃杯握緊,而後杯子應聲裂開,杯內的酒就這麼飛了出去。
 雲迅速伸出手,使快要落在地上的酒全數揮發掉。一個新的玻璃杯從旁邊飛至夏淵芙的手上,玻璃碎片飛到了前方的垃圾桶中。
 「那個混蛋怎麼會重生呢!他老婆-弗麗格那女人怎麼沒有一起重生?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夏淵芙把杯子中自動添滿的酒一次喝光。
 「弗麗格大人?」雲噗哧一笑,「奧汀大人應該會很頭疼吧。」
 「妳還叫他『大人』!」夏淵芙怒目看著雲。
 「父親大人曾經說過未來我與奧汀大人的關係是必然而且絕對的。」雲笑著,「雖然我以前對他沒什麼好感,大部分是被你影響。昨天再次見到面之後,我對他的印象其實也不壞。」
「就算之前你第一次見到那混蛋的時候,他幫了妳的忙,當時他還有那種骯髒又齷齪的想法妳又不是不知道!」夏淵芙開始放下重一點的話。
「呃……」雲頓了頓。
回想當初第一次遇到奧汀的時候,自己早就已經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小時候父親因為某人詛咒而臥病的時候,原本被父親封印住『擁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封印法術因為施術者身體狀況,而稍微崩解恢復在雲的身上。那段時間因為這個能力,雲在外常受到同儕欺壓。那時就是奧汀現身,幫助雲身上的能力再度封印。只是那時奧汀故意給幼小的雲虧視他的內心,令夏淵芙有點惱火。
「那時候他想的想法可是希望妳成為他的妻子耶!妳跑來跟我講的時候,我整個差點氣到衝去殺掉他!不過,不用我跑去他也快完蛋了。」夏淵芙又坐回沙發上將腳翹上桌子。
「……是啊,那時……詩神布萊奇大人的預言剩不到幾十年了。」雲的神情平靜,但是語氣聽起來帶了點悲傷。
預言諸神的黃昏發生的時候,天界是處於中立的狀況,誰也不幫。在加上當時的主神─雲的父親─一直臥病在床,完全只靠幾位主神鎮守住天界安全,避免受到神界與巨人族戰亂的波及就很不容易了。
「……思嘉利亞的作法本來就沒有錯,顧自己當然最重要。尤其那時的妳還不足以可管當時的戰亂。」夏淵芙淡淡的說,「重點是現在受到戰亂的他們可以重新站起來,已經很好了。雖然思嘉利亞什麼也沒幫到,但是現在開始可以去做。我不是為了那混蛋才說這些話,我說的都是為了妳。」
雲聽到後面的補充不禁輕輕微笑起來,「所以,不要再反對我去跟奧汀大人交涉啊。」
「這個跟那個是兩回事。」夏淵芙瞇細雙眼。
雲嘆了一口氣,心想還是得去問清楚奧汀大人存什麼心才行,不然天界永遠會被夏淵芙阻擋,無法跟神界友好吧。雖然非常沒自信自己可以從奧汀口中打探到什麼訊息,還是在行程中安排了與奧汀見面的事。
✡✡✡
 
天界-思嘉利亞位於神界-阿斯嘉特的上方,擁有堅固的屏障,一般神族是無法上至天界,就算在阿斯嘉特有傳送法陣可以往反思嘉利亞,當時也是全數關閉。所以當神界處於戰亂的時期,沒有任何神族可以逃至天界避難。
不過因為戰亂的衝擊,最後導致思嘉利亞的屏障有點鬆散,所以在戰後的上無光、下無草的情形下,修復自家屏障花了許久的時間。直到奧汀等神重生之前,思嘉利亞也才會有戰亂以前的景象。
雲‧云伊以前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分,完全是父親刻意讓自己的女兒不知道。當時的隨護內心明白,也沒有告訴雲。直到雲開始可以不用任何輔助看透人心,並且被同儕排擠之後,這件事才對外界曝光。
神界-阿斯嘉特,為神之國。其中最大的城堡-金宮Gladsheim,就是英靈殿Valhalla
「奧汀大人,天界主神來找您。」守衛進入英靈殿最內部的辦公室,向奧汀報告。
「請她進來。」奧汀身旁的窗透出還沒天亮的訊息。
守衛走了出去,帶領雲走進室內後把大門帶上。
「妳找我有什麼事嗎?」奧汀有點冰冷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女人。
奧汀因為是眾神之王,表情通常都比較冰冷。對於他緩下表情的樣子,有看過的人,其實是少之又少。而且,雲自己本身就是算在看過奧汀其他表情的少數中的少數,但是這時的雲根本不知道,發覺的時候也是後話了。
「我想請教您一些事,奧汀大人。您對我是什麼感覺。」雲沒有畏懼看著奧汀。
「小女孩。」奧汀從雲的腳打量到頭,沒有多加考慮後立刻回答。
 雲雖然早就知道奧汀會這樣答覆,還是依然問了問題。
 「……我很認真的問您。」雲內心思考了一下,也知道奧汀跟自己一樣,可以看透人心。只是這時候的雲,不知道奧汀其實是摸不透自己的心思。
 「妳為什麼這麼問呢?」奧汀盯著雲瞧,讓雲感到非常不自在。
 「想知道您的目的,才決定是否進一步交涉。」雲說完見奧汀嘴角似乎閃過一絲不再冰冷的笑意。
 「如果我說了妳可能會逃得遠遠的。」奧汀站了起來,身形修長比雲高了一個頭,腦後的白髮長得落在地上。
 「……就算這樣,我還是要知道。」雲這時心想父親大人到底要自己跟奧汀交涉什麼。
 「妳的內心還有問題是嗎?」奧汀突然反過來詢問。
 「沒有。」雲撒了謊。
 「沒有,那妳來找我是做什麼。」奧汀聽得出來雲在撒謊,「我知道妳急於完成妳父親交代的任務,但是妳現在這樣不行哪。」
 見奧汀意味深長的望著自己,雲正在思考奧汀想說什麼的時候緊接著他又開了口。
 「我,奧汀。想要妳幫我一件事。」奧汀說。
 「……奧汀大人有什麼吩咐?」什麼事會到需要我來幫實力無邊的奧汀的境界?
 見到奧汀往自己站的地方緩緩走來,雲感到心底緩緩的充滿的莫名不安。
 奧汀伸出了一隻手手上不知道何時變出一把花束。
 「嫁給我。」
 「呃?」雲楞住了。 
✡✡✡
 
夜色快要降臨了,天上從明亮的白色變成橘色。
「奧汀大人,我嫁給您才足以構成交涉的行為嗎?」雲坐在椅子上喝著茶,還是奧汀泡的茶。
「雲,妳可以去掉敬稱沒關係。不過我不是你問的那個意思。」奧汀還是一臉冰冷,只是口氣還是令人捉摸不定。
「你到底在想什麼。」雲悶悶的喝茶,敬稱也免了。
 「妳嚇到了,要逃走嗎?」這個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問題,反而答案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你真的是個怪人。你這個要求是認真還是開玩笑?」雲放下茶杯,瞪著坐在小桌另一邊的奧汀。
 「想知道是真是假,就多來找我。」奧汀似乎又加深了看不出的笑意。
 其實今天本來雲是要來問清楚奧汀為什麼對自己一直顯出善意,結果奧汀竟然又提出以前的想法化成要求『嫁給他』,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不想來找你,你現在就立刻回答是真是假。」雲心理已經知道奧汀會怎麼回答,一定是你想呢或是開玩笑亦或是曖昧不明之類的答案。
 「呵呵。」奧汀回應果然被雲猜中,雲恨起自己的猜測。
 奧汀盯著雲瞧,看到雲悶悶的表情,他的笑意掛在了臉上。
 「怎麼,本來很期待,落空就難過了?」很想動手把這男人掐死。
 「誰難過?你去等你的弗麗格大人吧!」雲隱忍著一丁點的怒氣。
 「哦,難道妳不是想聽這個答案?」奧汀覺得雲的表情很有趣的樣子,還打算繼續言語挑撥。
 「我不想聽下去了。」雲站了起來,「謝謝你的招待。還有奧汀,你在外面傳聞沒錯。真的是個混蛋。」
 雲轉身離去正殿,身後的奧汀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笑著。
✡✡✡
 
雲倚靠在自家宅邸的沙發椅背上,覺得異常疲憊。
「我就說嘛,那個傢伙是混蛋。妳這下相信了吧!」夏淵芙斜著眼看向雲。
「夏淵芙,話不能亂說。我不是以前就跟你說過,不要隨便批評奧汀大人。」
夏淵芙的背後突然傳來一個沉穩的男人嗓音。
「……父親大人。」雲站起來微微行禮,夏淵芙哼了一聲只有低下頭跟對方稍微致意。
「怎麼?妳去見過奧汀大人了嗎?」雲的父親問。
「是的,前幾日見過。」雲打算隱瞞今天去見過他的事實。
「狀況怎麼樣。」雲的父親點點頭。
「肉體正在復原,力量也是。主神們要晚些才會重生。也算是答應兩界的交好了。」雲努力想將今天從奧汀口中得知的『要求』忘記,而且隱瞞奧汀同意自己去掉敬稱的事情。
『他真是個冷靜到沒人性的怪人。』雲的心理不禁如此批評。
「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奧汀大人一定會答應。」雲的父親神情從嚴肅轉成歡喜。
「……」夏淵芙輕輕嘆了一口氣。
「那麼我先回房去休息了。」雲的父親生病來沒有完全復原,由他的判斷是有人在暗中詛咒他,所以導致身體狀況時好時壞。
「父親大人,您的身體狀況還是……一樣嗎?」雲的眉頭輕微的皺緊。
「『那個人』的詛咒是累積且越久越嚴重,雖然我知道是誰,但是我不想透露。」雲的父親淡淡的說完,引來雲的些微不滿。
「那個人詛咒您,為何還要讓他活著?甚至他是誰都不願意透露。」沒有回答,雲的父親只說了毫不相干的事情。
「雲,現在最大心願就是你能找到妳一生中值得妳付出的人。這樣我就會放心了。」雲的父親講完這些話,轉身離去回到房間。
✡✡✡
 
回到房間的他,安靜而穩重的關上大門。曾經寬大又強韌的背靠著身後門,緩緩滑落在最後無力伏坐於地上。體內的狂亂之氣不斷的燥動,他的臉色不在忍耐,漸漸發白。

「你,還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他的聲音依然穩重,但是其中又充滿了恨意。

「把我的摯愛逼至走投無路,再來是我嗎?你只是想要主神的位置吧。」闔上雙眼,「不過你……是不會得逞的。」緩緩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房間內。
✡✡✡

 「芙,詛咒父親的人……你知道嗎?」雲看著父親走回樓上消失了身影,之後冷冷的問身邊的人。
「連你父親都不說了,我怎麼會知道。」夏淵芙似乎事不關己的回應。
「芙。」雲喚了一聲,夏淵芙搔了搔頭髮。
「我會盡兩成的力量調查出來的。」夏淵芙抿嘴邪魅一笑。
夏淵芙會說使用兩成的力量,其實是因為他早就有在調查,結果也快掌握住了,所以才這樣說。
雲點點頭,腦內充滿了父親最後的心願,以及他的『要求』還有之前故意給自己窺見的那個『想法』。
✡✡✡
 
之後的幾個日子,夏淵芙都到處去打聽雲所需要的資訊。
夏淵芙身為雲的手下,除了擔任間諜之外,自己也有一番事業。他在中間世界(Midgard)的一些大國裡面,有營業著許多的藥商、醫院以及情報酒店。就算中間世界有三色彩虹橋(Bifrost),可以通往阿斯嘉特,生活在中間世界的人類們,也完全不知道這些地方的幕後老闆不是人類而是神族
情報酒店顧名思義就是表面上為酒店,其實內部店主與店員都是情報販子。而內幕只有一些人才會知道他們實際的功能,有的人甚至一生進出多次直至死亡,卻毫不知情真正功用的也不在少數。
每間店內的店主以及身為店員的小姐先生們,也只有少數中的少數知道自己的老闆是誰,或者長相如何。不過基本上店主們都是知道自己的夏淵芙出現的時候總是手持出現的時候總是手持一柄看似輕巧的摺扇,有著給人不敢造次的氛圍。
這幾天,夏淵芙到各處店家去蒐集情報之外,也處理一些事務。店內店員們都不知道這個剛進門就在店內消失人影的人物是誰,倒是店主們各個看到他心裡大概就知道這位是老闆,都忙著招待他。
「店內生意如何?有誰闖禍嗎?」夏淵芙在最高級的房內淡淡的詢問店主,「不過我想應該也沒人敢如此放肆。我來的目的是想要找一個人,雲命令我尋他我就要尋得。」
「大人,店內無恙。在下立刻將此人特徵傳下去。」店主緩緩退下。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一個女聲落下,夏淵芙嘴角帶著笑意。

「妳啊,就跟妳說不要說這個了。」夏淵芙不想聽的別過頭。

「此巧為你的寫照不是嗎?」女子停下來,微笑。

「根本不是巧,是確實是。」夏淵芙瞇細雙眼,「何嫣。」

「差點把你的真名都唱出來了呢,真是可惜。」名為何嫣的她裝作沒辦法的聳肩。
夏淵芙呼了口氣,內心深知何嫣就是喜歡玩弄自己。
「……這並沒有我的真名。不過嫣妳該不會是要改詞吧?」夏淵芙端起酒杯啜飲著酒。
「真聰明。我就是改著才會有『你』的名字哪。」何嫣坐了下來,翹起腿。
何嫣,外表年齡似乎是人類的二十五至三十歲,為情報酒店企業上的大店主,身材姣好、常常手持著長煙管,因為實力不是普通的高,所以在酒店工作的人都得聽令於她。夏淵芙的舊識。在雲出生前好幾年就已經跟夏淵芙有往來,且也理所當然的知到他的過去,以及真正的名字。
「先不說這個了,我今天是要來動用在我手下工作的人幫我尋一個人。」夏淵芙說。
「真難得,會親自駕臨此的原來是尋人。那麼,尋的人是何方神聖?」何嫣咬住煙管,緩緩的問。
「企圖詛咒小雲他的父親的傢伙。」夏淵芙的聲音放小,但是何嫣聽得出來有濃濃的殺機。
「這麼大膽,敢動到你的人?」何嫣不禁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我馬上告訴你是哪個蠢才,你先回去吧。」何嫣說完從沙發站了起來,喝完桌上那杯酒後離去。
✡✡✡
 
過了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何嫣寫了名單請人密函交給了夏淵芙。 
夏淵芙的身影出現在天界主殿稍偏遠的副殿,走進自己常進出的房門,裡面充滿了好幾疊的資料,還有好幾台最新型的電腦、儀器,甚至也放有一排屬於暗器的武器,很容易拿的道的位置上有放著一個看似特殊的小型鐵扇。
「尚仲尊……」夏淵芙口中默念著剛剛才從何嫣得知的名字
夏淵芙打開了主電腦,畫面搜尋著這個人名。
螢幕上跳動著字體,但是都沒見到自己想要的資料。正打算放棄突然看到了重要的關鍵字……
『探聽』、『十二主神』、『重生點』。
「他查這個資訊是要做什麼……難道、」夏淵芙將資料點開,「主神的精神附體在有真正肉體之前有方法可以將力量奪走……」看到這裡不禁詫異。
『能力奪取』。
「他竟然想要奪取主神的力量!」夏淵芙決定先一步先找到其他主神,以免有壞事發生。
他將電腦關閉,走到房內的室內取了許多液體試管,回到放置武器的位置拿起鐵扇,急急衝出了門。
✡✡✡
 
雲這時待在思嘉利亞主神辦公室內,做在主神的大倚上處理界內的事務。
這時夏淵芙衝了進來。
「小雲,不好了!」夏淵芙把資料碰的一聲案在辦公桌上。 
「找到兇手了嗎?」雲看了桌上的資料。
「不只找到兇手,還發現這個兇手-尚仲尊他目的是奪取主神的能力。」夏淵芙態度轉為冷靜。
「……糟糕了。得快點抓到他才行!」雲說。
「對方是男性,該不會又要我用那招吧……」夏淵芙有點厭惡的表情。
「……芙,拜託『妳』了。」雲苦笑。
夏淵芙嘆了大氣,直衝進辦公室內的密室,過了一分鐘踏了出來。
外貌為百分之千的女人,烏黑色長髮飄落至腰際,臉上抹上的是豔麗的妝,身著大紅中國式旗袍,手上持著扇,腳踏高跟鞋。腿上用黑色綁袋綁著裝有液體的試管。
「……妳何苦去裝扮成男人。」雲扶了額頭沉默了幾秒,「我還是不習慣妳原來的長相。」
「恨之深,才有扮的必要。不習慣?妳比我更美呢,我可愛又大方的小雲。」夏淵芙的聲音轉了轉,變成嬌態百媚。
「……咳。」雲不知道該看哪裡的目光到處轉移,「芙,快去抓他吧。我還有事情要做。」
「是,小雲。快點去找你的隨護吧,再不找可能就慢了。」夏淵芙喀、喀、喀的似乎腳上不是穿著高跟鞋跑衝了出去。




  ***
  END
  ***




留言

享食完畢:P

哎呀呀~

我第一次留言呢!

這篇好多謎題喔!!!

希望能趕快看到接下來的劇情,

好知道其中解答

文句通順(疑似看到腹黑的人)

要記得快交下一篇的搞唷(瞬間變催稿的編輯)

RE:千夜/烙靈兒

謝謝催稿(?)
XDDDD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