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陰陽師】穿越★いちかばちかⅡ

 「勾……這真的沒問題嗎?」小怪姿態的騰蛇跟勾陣坐在長廊。
 
「挺有趣的,不是嗎?」勾陣不知道在想什麼而這樣回答。




前幾小時,我提出了我想知道晴明睡覺房間的位置,勾陣將安倍府整體地圖通通畫好之後交給了我。
 
「鳶小姐,你當真要夜襲?」朱雀盤腿坐在一旁,似乎在確認的問我。
 
「是真的。你去跟天一玩就好,可以不要理我。」我發出燦爛的笑容看朱雀跟在一旁的天一。
 
「玩?玩什麼?」天一臉上擺明著不了解的樣子。
 
「抱抱、親親之類的,你們快點來滋潤我的眼睛啊~」我很直接的說了出來,見到天一驚愕得掩住發燙的臉。
 
……鳶小姐真敢說呢~」朱雀望向天一,「天貴。」
 
「什、什麼事?」天一從指縫中看朱雀……
 
這時朱雀的雙手直接摟著天一,眼睛深情的望著對方……
 
哦哦哦哦!!!!
 
對不起,大家不要理我的怪叫。這是作家本能所致。
 
「朱雀……有客人在不要這樣啦……
 
朱雀深情的擁住天一之後再也放不開似的,不顧有我在的場合就跟天一親暱起來……
 
這時,勾陣走了進來……
 
…………朱雀、天一。」
 
天一推開了朱雀,雙手捂住修紅到不行的臉。
 
「勾陣,不要打擾我們嘛~」
 
「什麼話……」勾陣還想說什麼,聽見了遠處晴明的召喚聲……「晴明他在叫我,我過去一下。」
 
✡✡✡
 
「晴明。」勾陣現身在晴明的房內。
 
「勾陣,我剛剛得知一位大人請我去拜訪他。我必須出門一趟。」晴明撫了撫下巴,「我不在的時候,鳶小姐就拜託你們了。」
 
「好,不過晴明……」勾陣跟著戴好烏紗帽的晴明抵達安倍府的門口。
 
「嗯?」晴明頓了頓腳步。
 
「你不請個誰陪同嗎?」勾陣輕輕的皺眉,認為晴明獨自外出非常不妥。
 
「哈哈,這次貴族捎來的信有說希望我不要帶著……」晴明聳聳肩。
 
……是嗎?」勾陣內心嘆了口氣,這一定是晴明想趁著青龍、天后在異界忙碌的時候趕緊脫離他的眼線吧。
 
「那,我出門了。」晴明踏著輕鬆的步伐往貴族家前進。
 
……真是令人有點不安。」勾陣淡淡的說,望向身後被下禁止跟隨自己主人術法的六合。
 
✡✡✡
 
晴明回到安倍府的時刻已近亥時,因為今日晴明外出回歸的時候很不巧的遭逢暴風雨。
 
全身濕透的晴明進到屋內,非常剛好的只有撞見勾陣。
 
……晴明,你……」勾陣接住晴明脫下交給自己濕透外衣。
 
「沒事,我很好。宵藍、天后應該還沒忙完吧?」晴明微微笑,只是全身濕透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沒事。
 
「嗯,還沒有。」勾陣說,「對了,晴明。今天你見的貴族是哪個人物?」
 
「宮籐家的,宮籐小二郎。」晴明淡淡的說。
 
……這是?」勾陣完全不知道這家是哪家。
 
「性固執,最愛面子的一家。之前還發生過一件蠻慘的事……不過我先回房了,一直在這站著我累了,呵呵。」晴明不忘進門前先將禁止水滴落地的法術唱好。
 
……早點休息,晴明。」勾陣將晴明的外衣拿去給白虎吹乾之後回到星野鳶的客房。
 
✡✡✡
 
「勾陣,晴明大人今天去哪了?」鳶的夜襲計畫失敗,但是還是沒睡的正在用毛筆在小桌上的紙上書寫文字。
 
「有貴族找他,叫宮籐什麼的。」勾靠著牆坐了下來。
 
……工藤新一?」我不小心將疑問順口溜了出來。
 
「嗯?他是誰?我想起來了晴明說他叫小二郎,宮籐小二郎。」
 
「噗嗤!」我不禁在腦內完補了這個姓名,工藤新一跟毛利小五郎聯姻了,然後小孩叫做工藤小二郎?
 
我憋笑憋的受不了只好爆笑出來,導致勾陣莫名的看著我。
 
「沒、沒什麼事,我只是想到這名字蠻有趣的。」我努力冷靜自己的情緒。
 
「你來的『世界』有類似這個名字的人?」勾陣問。
 
「有,不只是像。還很奇妙。」我趕快動了動毛筆記下這一筆。
 
「原來如此。今天晴明回來的時候遇到暴風雨,實在運氣有點不好。」勾陣說完,我愣在原地。
 
「什麼?暴風雨?」我看像窗外明媚的風景,一望無際沒有烏雲滿是星斗的夜空。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遇到的……不過現在晴明應該還沒睡吧。」勾陣說完我立刻站起來,往晴明的房間走去。
 
勾陣眨眨眼,苦笑跟了上來。
 
✡✡✡
 
「外出感覺有視線跟著,而且自家孩子都會莫名得到風寒。」晴明用毛筆在竹簡上記錄著。
 
 
『晴明大人,歡迎來寒舍。我有問題想請您來幫我解決。』宮籐當家一聽聞到晴明抵達,立刻將他請到富麗堂皇的大廳。
 
『我是宮籐小二郎,幸會。最近我不管是外出道哪個地方,總是有視線在盯著我,我覺得好詭異啊。』
 
接著他說了最近所遭遇到的異象,像是出去總是會被『水』波及。像是不小心跌落自家門口的溪中,或是自己的兒子在寒流到來的時候外出被水撥到遭到嚴重風寒……等等的事。
 
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家蓋在大溪旁邊、你兒子偏偏要在寒流來時進行教學活動外出……
 
晴明一邊聽,一邊心理偷偷地想這些問題。
 
『不過我相信這絕對不是我的問題,我宮籐家這麼昌盛的家族一定不會遭遇這種怪異的事情。一定是有什麼東西迷戀上我,才會一直對我糾纏不清。』
 
你確定是迷戀嗎?
 
晴明保持認真聽的樣子,心理很是無奈。
 
 
「唉……」晴明翻了翻竹簡,檢視了自己的記錄,快速的掃了一遍,第二次放慢速度去看。
 
「都跟『水』有關……這、這是……!」晴明似乎察覺到什麼的時候,門突然傳來小聲的敲門聲。
 
「晴明大人,您還在忙嗎?」
 
「啊,不會很忙,你進來吧。」晴明抬頭,看我開門走了進來。
 
「聽說今日有暴風雨?」我懷疑的問晴明。
 
「不,我今天遇到的暴風雨是因為被波及。」晴明苦笑。
 
「是那個宮籐小二郎的關係吧。」我說。
 
「我想是的。鳶小姐這麼晚有什麼事嗎?」晴明放下毛筆,用和藹的笑容看著我。
 
「晴明大人,請您讓我陪您一晚。」
 
這時異界……
『天空翁,讓我回去。』
『做什麼這麼急?我交代的工作你還沒完成呢。』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就、就是啊!晴明只有我們管得動他啊!』
『不要急、不要急。啊,你看。又要重做了。』
兩個神經斷裂聲響起……
 
 
 
你確定我真的可以不夜襲?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做不到。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