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戀 【I 不該認識的人】 2008/4

隔天,羽一樣帶著貨品去了"三總",這次帶著的是各式各樣的玻璃瓶子。

「小夏~妳的瓶子來了~」大家一定在懷疑為什麼一個堂堂的神官本來可以待在神殿為別人祝禱就好,會在做"送東西"的工作...這、說來話長......
「噢~謝謝妳了~幫我把它們擺到櫃子裡吧。」夏淵芙在個人專屬辦公室(那個可以說是實驗室吧...因為常常發生爆炸...),她正站在擺著大型精密的調藥機器的實驗桌前調配新藥物。

「今天傑克在哪裡工作?」羽走到了大型玻璃櫃前,一個個取出瓶子照分類排上去。

「沒有,他今天病假。」夏淵芙以司空見慣的口吻說,「他每個月都會請假一天...」面前的儀器冒出了大量淡藍色蒸氣......

「啊...那他有沒有事啊?」羽顯得有點擔心,「等一下去看看他好了。」

「......羽,妳喜歡那小鬼?」一句話戳破了羽的心。

「哪、哪有啊~~」她強辯著臉龐瞬間羞紅,面前玻璃櫃差點因為羽太激動而炸裂...

「呵呵呵...」夏淵芙拿了一個空瓶把淡藍色蒸氣收集起來壓縮進去把瓶子封了起來,她憑空取出了支筆和碎紙,在紙上畫了"地址",「櫃子炸了要賠償一百萬倍唷~」她露出非常"和善"的笑容把手上的紙給羽。
《櫃子》成分100%柚木原木,價格一百萬,加上裝潢進去室內五十萬,美工美觀和玻璃做的門六十萬。

「......」她會幫夏淵芙送東西只是為了莫名的負債而已...這就不多加贅述了。

羽看了手上的碎紙,呆愣愣的...「這、是什麼東西......」羽確認自己沒看錯,紙上的"地址"根本只有畢卡索能夠理解,「鬼畫符?」

「嘖...我最不會畫地圖了啦,慢慢看可以理解...」妳、妳...妳最好不會畫啦~魔法陣型畫得有夠精密壯觀~!羽在心理怒吼著。

「妳分明就故意的,小夏...」羽的臉上抽蓄著,「難道妳很討厭傑克嗎?」

「是~這樣嗎......」我看妳就是有~妳那種笑容真的假到剛出生的孩子都看的出來啦!!羽再度在心中吶喊著。

夏淵芙帶著羽所謂的"假笑"離開了辦公室,羽的臉上抽蓄著不知道該不該生氣。
羽瞟了手上的"鬼畫符"嘆了氣,那張紙在她的手上銷毀...他把瓶子放好後踏出了"三總"。

* * * *

「剛剛紙上還有寫著黃昏時候不要去探病...」羽憑著自己的超強理解力破解了紙上的地圖,「現在、」她看向遠山的紅霞...「來不及了...」她看著面前的古老別墅。

「嗯嗯?羽小姐...」傑克把右手藏在後方,走了出來。

「啊...你沒事吧~」羽拿出了一顆鮮紅色的蘋果,「探病用的。」羽露出柔柔的笑容。

「謝、謝謝妳。」傑克用左手接下蘋果、臉龐泛紅,「請妳...回去吧,謝謝妳過來,我沒什麼大礙...」傑克的右手劇烈疼痛。

「你的右手怎麼了?」敏感的羽早就發現了。

「沒、沒什麼,請妳快點離開...」傑克說完跑進別墅中。

「......傑克?」羽看了別墅的落地窗,裡面窗簾緊掩著,她看了一下子就離開了。

「開始了嗎...好、痛......」傑克不小心把蘋果滑落,但他馬上把掉下去的蘋果接起來並緊緊抱著那顆蘋果,「呃、、」傑克的口中出現了尖銳的獠牙,他靠著角落坐下來,喘氣一陣子,等他不喘後他的臉慢慢抬起來,開始淺淺的笑,「羽...哼哼哼...」他舉起鮮紅的蘋果咬下去,眼瞳呈現深深的紅色。

隨著紅霞漸漸消失、滿月漸漸升起了......傑克吃完了蘋果帶著淺笑走出別墅...

* * * *

「傑克!」傑克在醫院走廊正要走去病房中,背後響著腳步聲和某人的叫喚。

「咦?...哇啊啊啊~~~羽小姐?」傑克轉過身被羽撲倒在地,兩人成男下女上的窘境。

「你康復了嗎~?」羽滿是關心的說,但因傑克還是有點虛弱又因羽壓在自己身上感到不好意思。

「那、那個...請妳起來...」傑克的臉早紅到不行了。

「對不起...」羽坐在一旁、發現旁邊有個小銀瓶。

「!...」傑克把那個瓶子拿過來收進懷中。

「那個是...」羽看著他收進去的東西。

「沒什麼,」他連忙說,「請羽小姐以後不要黃昏去看我可以嗎?可以的話還是別來看我。」

「你好像什麼事都隱瞞著我...」羽露出了難過的表情。

「!?...我、我......抱歉...我有我的苦衷。」傑克別過臉不想看羽的這種表情...

「這樣啊...」羽用柔柔帶著點難過的笑容對他笑著。

「抱歉,羽小姐我去工作了...」傑克站起來對她稍稍行禮離開了長廊。

「羽,有話就說咩...幹麻這樣呢?」羽身旁多了個人。

「小夏......」羽抬起頭看她。

「妳還是原本的個性比較好,」夏淵芙說,「不要聽你父親的話了...不然你不像你自己。笑容一點也不真實。」

「...是喔」羽的笑容停止了。

「還有,傑克很危險...要接近要選時間。懂嗎?」夏淵芙撇下陷入思考的羽離開了。

「......」羽陷入漫長的思考。

* * * *

傑克離開長廊,轉身進到了自己的醫療室,裡面的窗簾緊閉著,他坐在裡面桌前的椅子上。

「如果羽小姐知道我是吸血鬼...她會不會逃開我......」傑克低頭望著地上發楞,「以前別人知道我是吸血鬼時都一個個逃開我身邊,我不想再讓別人逃開了......」

傑克突然心頭一震,他取出懷中的銀瓶,非常需要的喝下裡面的東西,他深深呼了一口氣,把殘留在嘴角的"紅光"吞進去,臉上只有一點點的血氣。

「希望...羽小姐不要知道我太深,」他望向窗簾的細縫透出的光線,「萬一"我"做了什麼事......」他把細縫合了起來。

* * * *

晚上的時候傑克下了班走出三總,看到羽坐在外面的水池邊......

「羽?」傑克的稱呼少了所謂的"敬辭",他慢慢走過去。

「嗨...我感覺你叫我少了什麼...稱呼?」羽看著他的臉...傑克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哦?不重要啦...」傑克伸出手,「起來吧~」他帶著笑容說。

「那個...你可以陪我去個地方嗎?」羽伸出了手站起來。

「好啊,哪裡我都可以陪妳去~」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羽稍稍呆了一下。

「你...怪怪的耶~」羽覺得傑克今天...不,今晚的行為怪異......

「呵呵呵~」傑克牽起她的手。

「那,走吧...」羽"迫不得已"牽著他,走向自己要去的地方。

他們走到了一個設立在海邊的寬橋,橋的邊緣就是海的堤防。羽和傑克坐在橋邊,羽呆望了海的地平線,海面鋪著皎潔月光顯得更亮、更藍......

「今天的月光很美啊...」傑克稍稍偏頭看羽,「跟坐在我旁邊的人一樣。」

「呃......」羽不知該說什麼。

她只知道傑克的眼中散出一種像"電波"的東西對著自己,卻波及了騎著腳踏車過去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好像因為這種"奇怪電波"快要摔車了......

「哇啊啊~~~噗...」那男子果然摔車了。

「......」面對無話可說的場景,羽只好沉默下來,那男子牽著腳踏車快速飛奔而去,消失在橋的盡頭。

「嗯?...我竟然吸引了"蟲子"。」傑克輕笑說...

「什麼蟲子啊...真是......」羽往旁邊偏了眼。

「好啦...妳要說啥?」傑克說。

「唉...」羽搔了搔頭,「我是想問你,我父親希望我能夠跟家裡的妹妹一樣活潑,而我的個性呢...與她完全相反。」

「哦。」傑克聽著羽說的話思考了一下子。

「我到底要服從父親的話還是...可是小夏說我越來越不像自己,反而每個作為都很"假"......」羽看著遠方海水打上沙灘的波痕。

「呼...原來是這種小問題~」傑克帶著淺笑,「呆羽,妳原本的個性也不錯啊~妳不要聽從別人的話,這樣還比較可愛呢!」傑克說完羽呆滯了好一會。

「呆、呆羽...」羽看他,「你果然不像早上的他,你到底是誰?」

「我就是他啊,反正妳別改就是了~」傑克露出煞人的笑容加上讓人迷炫的眼神。

「呃呃、是喔......」羽頓時滿臉通紅、再度呆滯。

「果然這樣比較可愛~」傑克看向天上薄雲消散的月,站了起來。

「唔...」羽回過神來。

「要我送妳回家嗎?呆羽。」傑克笑說。

「謝謝你,不用送了...」傑克點了頭離開了,「......從羽小姐變成羽又變成呆羽...」羽頭上出現了疑問。

* * * *

在羽排解了問題的一個月後,夏淵芙因事出差,碰巧的有一批"新人"到了三總當助手。就在那天14號當晚發生了一件震驚當晚的事......

「你 說 什 麼!?傑 克 失 控!?」夏淵芙手上的手機差點被使用者炸裂...「今天14號誰那麼白目啊!」

「前、前陣子...來了一批新人,他們還不了解本院的"禁忌"...」手機那端的人聲異常顫抖。

「不想活啦!?14號排開刀手術給他,而且對方還血崩?新來的助手把輸血的血倒到他的身上!?」夏淵芙已經怒不可遏了,手中的手機發出了白色閃光,冒出了一點點黑煙。

「真、真的很抱歉!請問要怎麼阻止?」夏淵芙毫不留情的在對方慘叫之前掛掉手機。

「厚~害我手機壞掉了...」夏淵芙手上的手機頻頻冒出了黑煙,畫面唰的變成黑色。

「怎、怎麼啦?」在一旁的徐筱柔瞧著她手上"焦黑的長方體"...

「就是那個死小鬼失控啊!氣死我也~」夏淵芙把手上"焦黑長方體"捏碎。

「小鬼...啊,傑克嗎?」筱柔輕輕笑出來,「蠻嚴重的...」她年紀輕輕就是"五等位"中的"風神"。
《五星》主神 奧汀的妻子 雲所設立的護衛制度,"五等位"又稱"五星",正名為"3+5星","3"是指隨護可隨情況變更,"5"是指"風神、水神、地神、火神、雷神"五大神。

「所以我才不喜歡他!」夏淵芙瞳孔中冒著烈火。

「哈、哈哈...」筱柔苦笑著回應。

同一時間的羽正站在他所負責的天界與神界交叉口"月璃殿"祝禱池前,但是感覺到某個方向有混亂之氣...她帶著不安的心情到了那個地方,竟然是三總。三總成了一片混亂,開刀房成了"血海",院內的人一直不斷往外衝。

「什...麼......?」羽愣了一下,跑進去。

映在羽眼前的傑克正冷冷的看著地上緩緩發抖看似被凌虐過的人,傑克身上都被"血"覆蓋著,他的雙眼閃著詭譎的紅色光亮,舌慢慢舔舐著手上的血。

「...不會吧......傑克!!」羽叫了他但是他豪不理會羽。

「哼哼...」他冷笑了幾聲,攫起了地上的人,他張開了有著尖銳雪白獠牙的口打算在那人頸上咬下。

「住手!!」羽衝過去後抱住了他,「不要咬...不要......」傑克手上的人摔落下去,「不要...拜託你。」

「......滾。」他的口氣冷冷的不帶任何感情。

「你住手我就會走...」羽說。

「............」傑克閉上眼,在場的人通通倒地昏迷,連帶剛剛跑出三總的所有人,隔天他們都失憶了。

「你真的是吸血鬼...」羽慢慢的說,抓緊他染血的外衣。

「....妳早知道了不是嗎?」他不在乎的掙脫了羽的手,走去外面消失在夜色中,留下了臉上表情有點落寞、手上沾著剛凝結的血的羽。


=============
END****END
=============

題目 : 自創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No title

ㄜ...精采.精采...( ̄▽ ̄)~* 笑了

Re: No title

> ㄜ...精采.精采...( ̄▽ ̄)~* 笑了

這集前面有楔子喔~你有看到嗎= =?別跟我說你從這集開始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