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賀文】UL羅瑪《有你在的日子》R卡劇透有

先標示上集,不確定有沒有後續(喂
(急著要出門只好先這樣(#

後來決定沒有後續了,直接終結(#


  望著專注於研究中的男人,偶爾提醒他要進食,有時呢、他需要記錄的幫手就稍微幫他的忙。

  「羅索。」站起身來輕聲且嚴肅的口吻,想將他從稍微告一段落的實驗中喚回。

  「吃飯是吧。」被喚做羅索的男人,機械式的搔弄了頭頂稍微豔紅的短髮,轉過身來看了叫自己的人。

  「不,」有時候真的懷疑羅索的身體,是因為用藥支撐住才不會感到疲憊嗎?「是該休息了。」

  對方短暫的沉默,加上轉了久久未動的脖子看向時鐘才發覺又到了半夜的時間。

  「聽你這麼一說,真的有點累了。」羅索的樣子看不出疲憊的樣子,朝著助手所在的沙發走來。

  無奈一笑,是啊、他就是這樣的人。手上的熱水杯被對方直接拿起,全數飲盡。

  「瑪格莉特,你就去休息啊,我沒什麼大礙。」目前兩人所在的室內,實驗空間的另外一半為起居空間,羅索把空杯拿去起居那頭的洗手台清洗,把它掛回杯盤放置的地方,緩步走回來脫下身上穿了一整天的白袍。

  「真敢說。」瑪格莉特笑著,單手平放在胸前,另一手支著自己的下顎輕鬆的回應。

  「對了、」羅索方才看附了日期的時鐘,突然想到一件挺有趣的事。「把白袍換掉,我們出去走走。」說完不等回應就直接走掉,回房間換上衣服。

  瑪格莉特從鼻間笑出來,「這麼『早』要出去啊……」不過更令人佩服的是,最近羅索的時間性似乎有點進步。

  還知道今天是平安夜呢。

  羅索換上風衣加上一條與頭髮一樣紅的圍巾出來,看見瑪格莉特依然未動,身上的衣服一樣的單薄。

  「喂,你要這樣出去?」羅索走到瑪格莉特面前,牽起對方輕柔的將他從沙發上拉起來。

  「這裡是你的實驗室,你的起居室吧?」瑪格莉特嫣然一笑。

  「……我才想問你來的時候只有穿這樣?」一早並沒有注意到來叫自己起床瑪格莉特的穿著,倒是有注意到氣溫。以菁英的記憶絕對沒錯的話,今日氣溫不到十度。

  瑪格莉特搖搖頭,「有外套,在那。」順著伸出的手指望過去,真的有件外套掛在實驗空間中的一張椅子上。

  羅索輕輕的吐了一口氣,走過去把外套取來直接套上瑪格莉特的身上。

  瑪格莉特對於羅索的行動,似曾相似的感覺產生了有點不知道是感觸還是怨懟的情緒。

  「在想什麼?」羅索見到瑪格莉特難得的恍神,才直覺的意識到對方記憶恢復的狀況,自己的動作讓他想到什麼不愉快嗎?想到這裡停頓了一會便收了手。

  「不,沒什麼。」瑪格莉特報以微笑,「想你對我很好。」

  「可是,你表情不像啊。」瑪格莉特在恢復記憶的時候,只有第一次很開心的跟羅索提起,但是之後的幾次都沒有詳細提起了。「你發生什麼事不重要,都過去了。那些都是過去的人生,現在我們是重生的。」

羅索也知道瑪格莉特不提的原因,絕對是太過傷心,或是會引起負面情緒才決口不提,而自己也絕對不會過問。

  「謝謝你,羅索。」瑪格莉特抓住羅索收回去的手,「恢復記憶這事,我並不後悔。」是否要恢復記憶是可以決定的。既然決定了,未來也是要繼續走下去。

  羅索看著面前的他,露出笑容並握緊對方的手,往外走出去。

  羅索知道的,知道瑪格莉特前世的丈夫是誰,當然也知道他們的兒子是誰。身為開放派的一員,雖然研究員的資料不公開,但是也會知道個大概。只是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自己不大清楚。自己目前不夠資格知道,無法自大的提出想要知道瑪格莉特的過去。

  「冷嗎?」兩人到室外,發現目前是融雪的時間。這時的吸熱作用,對於他們兩人的研究科學家來說可是非常清楚。

  「目前不會。」瑪格莉特笑著回應,「融雪啊,這樣就沒有降雪可看了。」

  「往北會有,這稍微偏南。」羅索正是要去有所謂聖誕樹還有降雪的地方。既然兩人在的導都潘德莫尼沒有,那就往北吧。

  「你信嗎?聖誕。」瑪格莉特知道這問題對於科學家來說有點蠢,還是問了。

  「我只相信有你在的聖誕。」羅索的回應讓瑪格莉特蹙眉掩嘴笑起,「怎樣?回答滿意嗎?」

  「挺不像你的。」瑪格莉特以為他會回答只相信實驗結果,結果……

  「是嗎。」羅索別開了眼眸,牽著他在濕滑雪地上小心的行走,到有車的地方後搭上車往北而去。

  在車上因為隔絕外界的寒冷,以及羅索握著自己的手暖意,讓瑪格莉特有睡意襲來。意識逐漸模糊,倚靠上羅索的肩膀閉目睡去。

  『瑪格莉特,聖誕快樂。我喜歡你……不管伊奧席夫那傢伙對你做了什麼,至少那小子也活下來了。而你也得到重生……之後,永遠跟我在一起、好嗎?』

  在睡夢中,瑪格莉特似乎聽到了這些話。

  「醒了?」羅索簡短的問著,瑪格莉特眨眨眼看了車窗外。

  「早就抵達了嗎?為什麼不叫醒我呢?」瑪格莉特從羅索肩上起身,突然想到睡夢中聽見的話語。「那個……」

  「嗯?」羅索大概知道對方要問什麼,等待著對方的問句。

  「我不怪伊奧席夫,只要我想保護的兒子還能活著。」瑪格莉特微笑,「至於你說的話,我記住了。」哪來的自信,確信是羅索說的自己也不明白。

  「你確定是我講的嗎?」羅索哼笑著,但是也沒反駁。開了車門,將瑪格莉特帶出車外。

  「當然是你。」瑪格莉特以前在恢復第三次記憶後,曾經跟羅索說過丈夫以及孩子的記憶。

  「記住的意思是答應囉。」羅索看瑪格莉特出車門之後似乎有點冷,拉下豔紅的圍巾圍上對方纖細的脖子笑問。

  瑪格莉特笑而不答,看著天上飄散的雪花以及面前圍繞著聖誕樹而喧鬧的市街。


【TBC】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